seven 白菜桑

本命米英福华普奥但威不可逆,k里面我算博爱党,骸云米优可逆不可拆,半脚踏入欧美圈(´゚ω゚`)

   看完疯狂动物城,觉得狐狸nick很适合普爷,可是一觉得少爷才是狐狸是哎哟我天给我苏的不要不要的,立马脑补的停不下来,大家懂吗大家懂吗?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sevenxinian/165964290
点击预览

没想到三星自带的效果加lof里的挺赞的,看起来像是板绘诶⊙▽⊙,今天新加了个普奥群好开心^ω^,但又不知道说什么(●—●),语死早好难过QAQ,好想看淫魔少爷和大魔王普爷的故事啊(๑>ڡ<)☆,我图都画了有人满足我就好了


心砰砰

   这是在随缘居里看到的一片麦雷文的梗,太甜了,甜的我牙疼,于是立马动笔写了普奥版的,关于我的那几个脑洞,我决定要写第一个啦~,这也算是天雷滚滚前的糖QwQ






PM 5:50:10

  基尔伯特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盯着正一圈一圈缓慢转动的钟表无所事事,天知道他今天的工作多早以前就完成了,他漫无目的地刷新着电脑屏幕,看着他的桌宠小黄鸟——肥啾,正在做着一些蠢萌的动作,他在屏幕上用手指企图勾勒出肥啾的轮廓,要是真的能摸到就好了,基尔伯特忍不住感慨,可惜他自己并不能接受这些可爱的动物的离去,他们脆弱,顽强,但寿命还不到人类生命的三分之一。手机忽然发出清脆的声音,他立马用双手珍重地托起手机,就是这个神奇的工具在传达着能打发本大爷时间的事呢,他扑哧一下忍不住笑了,是哪个小天使发来的信息呢,希望是小费里发来的。

PM 5:51:5

『PM 5:51:5

       Dinner ?

                                               ——罗德里赫』

 PM 5:51:12

   天啊噜,本大爷真是无聊到眼癌了吗,居然看到别扭等级刷到max的小少爷给本大爷发短信了?!手黄再见

 

PM 5:51:14

   等等,这好像是真的诶!

PM 5  :  51   :15

    不过这也极具有可能性是你那两位好恶友提前为了给你庆祝愚人节的礼物,他们又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事情。

PM 5: 51:17

  很好,这条磨人的小短信已经成功勾起本大爷的兴趣了,本大爷还从未见过有如此特殊的小短信。

  

PM 5:51:18

  好了基尔伯特让我们假设这条消息是正确的,没错,现在想想如果这条短信是正确的,还在十几秒之前我们仍在处于重度无聊之中,现在来了这么一条富有诱惑性的小短信彻底打破了你无聊的上班时间,对吗?并且还是你从高中开始一直形影不离的小伙伴儿罗德里赫,而且你还很不成器的一直暗恋他,对吗?好了,我们从心底感到深深地悸动,也许我们应该想想这顿晚餐约在哪里之类的。

PM 5:51:20

  停止你那基尔伯特式的傻笑,我们并不想看到路德审查你工作时他被吓得胃痛的样子。

PM 5:51:23

  哦,天呐,你究竟在笑什么,你居然还夸张的捂着脸笑,这样下去整个办公楼都要知道罗德里赫约你吃不过简简单单的晚饭你却笑成了个傻子的事实了。

PM 5:51:26

  噢哦,也许本大爷该回家换一双长靴,弗朗曾真心实意的评价本大爷那样穿确实帅极了,不过他好像小声低估了一句骚包,当问他骚包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弗朗亲切的一笑告诉他这是很帅很帅的意思,那本大爷今天见罗德的时候就勉为其难的夸他一句骚包吧!


PM 5:51:27

  也许换上一件单调的白衬衫也是一个不错的好主意,上次随意的选了件白衬衫时,罗德都忍不住偷瞄了好几眼本大爷,再加上本大爷的幸运风衣外套,今天的约会一定好极了。

PM 5:51:29

   可这不一定是个约会,基尔伯特。

   

 

PM 5:51:32

   本大爷不管,这就是个约会,你点的火你自己灭,难倒不是吗,小短信。

PM 5: 51:34

    约在高档的餐厅罗德倒并不一定能放松了,毕竟他今早才刚完成一个大手术,别问本大爷怎么知道的。在弗朗西斯的店里就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好提议,虽然弗朗那家伙可能会调侃自己,不过他在正经事面前还是能让人放心的。

   

PM 5:51:36

  或许本大爷该拿一束玫瑰花。


PM 5:51: 37

  你在搞笑吗?基尔伯特,你并不想看起来像是一个手段极其简单的追随者,对吗?

PM 5:51:38

   是的,本大爷都忍着这么多年过来了,好不容易看到小少爷有一点儿开窍了,绝对不能冲动,说不定这一下就回到解放前了。

PM 5:51:40

  趁着这夜色漫漫(并没有),说不定还能发生什么关于酒后纵情的事情。

PM 5:51:41

  快停止你的脑洞大开时间,你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两人吃饭喝红酒能喝到醉了的,好吗

PM 5:51:43

    不好,本大爷应该准备一些避(误)孕(误)套,哦不过罗德可能并不喜欢这个,听说有些人就喜欢不带套的感觉。

PM 5:51:45

  还需要什么吗?

 PM 5:51:47

  上帝啊,你还没回短信!!

 PM 5: 51:46

  怎么办怎么办,本大爷的手居然再抖?!

PM 5:51:47

  天呐,时间在流逝,而你无动于衷,在不赶快点,罗德可能又要缩回他的壳子里去了。

PM 5:51:50

  『乐意至极,六点三十分在弗朗西斯家餐厅见』

PM 5:51:52

  干得好

PM 5:51:54

  发送中。

  发送成功。

  基尔伯特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手机,哦,顺便说一句,他今天又要早退了。

END

   手机打字好累(*゚∀゚*),不过打的我心里甜甜的,我或许过几天会写一篇小少爷的心理描写。

脑洞大开,希望大家帮我选选

    首先作为一个住宿生放假了不写点儿什么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 ̄~)~,然后看过我文的小天使们应该知道我就是一个专业写傻白甜三十年的人(虽然只写了一片普奥,不过我总共就两篇)。

    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帮我选一下脑洞让我来写。

   第一,罪犯性瘾普X警察奥,当然,性瘾是后天产生的,背景设定是根据猫鼠游戏(妙警贼探)来的,梗是看了一篇福华的时候戳中了萌点,嗯哼~然后这太羞耻了,都不敢写(⁄ ⁄•⁄ω⁄•⁄ ⁄),而且中间这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甚至在后面会结婚,有点点复杂,所以可能写了会更的很慢!

  第二,高智商低情商妄想病人普X好奇心旺盛编辑奥,这篇是根据《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而来的脑洞,其中普爷会不怎么蠢萌了,但是想想都带感的不得了,最后可能会be,不太好下笔的样子诶(。ò ∀ ó。)

  第三,兽人普x贵族奥,这个估摸着会写成全员,各种错综复杂的上流社会关系,会用本家的kQ的背景,这个结局估摸着是最悲壮的,写了大纲之后被吓到了,绝逼会变成长篇的乾杯 []~( ̄▽ ̄)~*。

    嘛~也就这些了,三个脑洞一个虐,一个半be,一个be,我算后妈吗,而且我对囚禁情有独钟,这三篇应该都有囚禁部分。

  

情窦初开(百年撕逼组)

     黑白色的阴影模糊了你与他的距离,你半眯着眼,目光想要紧紧的跟随前面那位浅金色头发的男子,阳光在他半扎的头发上跳跃追逐,刺眼的让你颇为难为,你撇了撇嘴角在想要追上去的一霎那却愣得不敢动弹,他在拐角处露出的淡薄的眉眼竟像从未与你相识。_题记

    初春的天气还有点儿凉,更何况是夜晚,风扫过脊椎骨时带出的凉意像是凄凄哭求的怨妇的眼神缭绕在人身旁,米英冷不禁打了个哆嗦,每走一步似乎都能想象出血口大张的女鬼在尾随着你,可听极东说最好别回头,不然人身上震摄鬼的三个灯就会灭掉,虽然他很想说极东那副笑眯眯地样子好像更恐怖,但直觉让他吞下这句在嘴边滴溜溜转的话。

   米英极少在这种深夜出门,今夜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在凉飕飕的风的抚摸下散步。米英忍不住哆嗦着手为自己点燃了根烟,下一秒就如你所料地剧烈咳嗽起来,咳的连眼泪都在眼眶徘徊,像哭了一样,可他却很高兴,朦胧间仿佛想起了很多在脑海角落打包好了的故事,他记得曾经有段时间和法英关系好的不得了,现在想起来真像个笑话,他确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幼小的他那时候天真的以为牵着一个人的手就能走到最后,最勇敢的事便是不使自己哭出来,现在想想,勇敢的事莫过于能大声痛哭。

   他讨厌抽烟,这种东西害人害己,用金钱组那小子的话就是没有任何动力值得去做这种事儿,可是啊,如果什么行动都用利益来衡量那真是太没意思了。

    “喂”法英那油腻腻的拖长了的音他一听就能听出来,脚步并未就此停下半分,甚至连头都懒得转。

   “小伙莫装逼啊”

    “法英,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今晚不想跟你吵”

   “说的好像平时都是我在跟你吵一样”

    对方哼哼唧唧的跟了上来,认证了米英确实不想吵之后沉默了下来,双方的都距离没有超过一臂,却似乎咫尺天涯。

   “劝你最好别抽烟了,从美食家的角度来讲其实法英肯认真说话,声音也不至于像个怪蜀黎一样,米英抖了抖手上的烟,吐出的烟哈在法英的脸上,懒洋洋的睁着眼嘴角抿着孩子般天真的笑意。

    “那又怎样啊”他一向不服管教,对方像哄小孩子一样的话让他莫名起了挑衅的心。哈在法英脸上烟快速散去,对方凉薄的眼眸呈现出薄荷一样的味道,最后他看到法英脸上脸上露出一个很微妙的神情。

    “如果不是你说不想吵架的话......我一定”法英叹了口气,接着又扯了一些毫不相关的话,“走快点,大家都再找你。”法英加快了步伐。

    “那没讲完的话是怎样,还有谁是大家啊”他挑了挑眉,一瞬间恢复成了平时元气满满的样子。

    “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对吗?”最后两字含含糊糊的,包含了不确定的味道,他的影子被路灯拖的很长很长,事实上,莫名其妙的让米英觉得对方和他有相同的烦恼,这确实让他舒心了许多。

   

  

所以说争吵是恋人的调味剂啦

   费里西安诺在被雾黏住的车玻璃上画了个圆圆的笑脸,窗外的雨滴滴答答地在陆地上跳跃旋转,等到微风吹过时却又缠绵在一起仿佛互相纠缠的爬山虎那样给人黏黏糊糊的感觉,眯着眼看时犹如用水彩一笔勾勒出鲜绿色,不,那几乎可以说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生机, 大自然一向是个天才艺术家。

  “别再划了费里,划过的玻璃会有痕迹的”路德维西转过头看了眼他那幼稚的爱人,对方脸上大大的笑容简直令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与他自己画的笑脸倒是挺像的。

   “好吧,路德,可现在是红灯,在不仔细看看就可能没机会了,你也可以看看啊”费里用他的手掌蹭干净了左右的玻璃,对路德眨了眨眼,直直地看着他,仿佛发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等着与他分享一样。你赢了,路德在心里嘟囔着,不由自主地向外看了去。

  “路德,路德,那是你的哥哥吗?”

    “似乎正是”

    路德的哥哥基尔伯特是个很容易在人群中一打眼扫出来的人,先暂且不说他那熠熠生辉的紫红色双眸,光是他那银灰色头发就已经很是夺目了,费里西安诺记得很清楚,他也是在所有人反对他们在一起时支持得最厉害的人,本来第一面时并不认为会像是哥哥一样的人物,但在保护弟弟这一方面却格外负责,这让他想起自己的哥哥罗维诺,他平时会吃着西红柿趾高气扬的不停数落着他,可在关键时刻却总为他打理好了一切。

   “可他旁边那个是罗德啊”

    “额......应该没错”

     “等会儿在过去接他们吧,这车还堵着不是吗”

     费里西安诺当然知道在传闻里这对冤家是有多么的厌恶对方,他们几乎一见上面就喋喋不休的开始争吵,那每次都让路德头痛不已,但在费里的心里他们并不是那样,他能察觉出两人微妙的关系(或许是亲密的朋友)但路德显然是弄不懂状况的。

    基尔伯特他现在手插着兜站在过道旁,上身穿着蓝格子外套,而他对面的罗德穿着类似的衣服,或许是情侣装,费里西安诺被自己的念头逗笑了。他们在那儿似乎交谈了有一阵子,基尔伯特慵懒地笑着,看起来很平和的样子,不过看着罗德里赫微皱的眉头也能猜出基尔伯特并没有说出什么好话。

   这时候微薄的雨下的更大了,基尔伯特脸上懒散的表情也收了回去,他低声说了几句关于躲雨的话,大概吧,费里通过嘴型的变化和环境的改变猜测着,但罗德里赫似乎并不妥协通过他紧紧攥紧的拳头就能轻易地看出来,显然被基尔伯特气的不知所措,低着头不顾基尔伯特慌张,紧抿着唇沉默着。

   “真的不用过去吗”路德担心地望着,似乎快要可以走了,等会儿真就不一定能来的急了。

    “不用的”费里对路德安抚性地笑着,他用他那纤细的手指示意路德继续看下去。

    准确来说费里的直觉是相当正确的,基尔伯特他需要一个单独和罗德沟通的机会,他从小到大几乎可以说是人人顺着的,从小学时代和他那两个损的不行恶友天天收着情书浑浑噩噩的过着一帆风顺的日子,如果不是罗德里赫的出现,他说不定就那么漫无目的的普通的过完一生,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罗德的,爱情这东西来的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顺利的过头缘故的报复,别人家的男孩儿青春期时各个都喜欢女生,他们三个是没有一个例外的喜欢男人,就连当时对着上帝发誓的弗朗西斯立场绝对的“异性恋”最后还是跳进这塘子浑河,当弗朗西斯别别扭扭向基尔伯特打听阿尔弗雷德家的亲哥时,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绝对是狠狠地嘲笑了一番,甚至到了现在他们还时不时的拿出来当成笑料,尤其是当弗朗西斯滔滔不绝地讲述他那丰富的恋爱技巧时,看着他那扭曲的表情可算是他们的乐趣之一。

  就是这样,过分早熟的弟弟和这一帮子不靠谱的朋友使得基尔伯特无法正确的表达自己的爱恋,他只能每一次见到罗德时都尽力的用找茬的方法来提高自己的存在感,可这只能让罗德眼中的厌恶一遍遍的加深,基尔伯特可以说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把那看起来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人扯了下来,他本以为这样说不定就能抹去自己的情感,可那更加进一步的升华成了爱,该死的这更加令他无法自控,这种跟娘们似的心情刚开始基尔伯特吓了一大跳,他甚至因此在家休假了一两天,所以说,恋爱这东西,他就是如此神奇。

   冗长的沉默,雨势颇有收不回来的气势,基尔伯特可以说是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起来的,总而言之这场雨把他心中的火浇得越来越旺,他粗暴地扯着罗德的领子,抵着他的额头恶狠狠地说:”再不走,信不信本大爷就在这街头吻你“他的声音不小,周围匆匆走过的人几乎都瞥了一眼。

  ”你在说什么下流的话呢“两人根本没有身高差,但罗德除了在口头上能沾点儿便宜之外就没什么优势了,所以说当他满脸通红地叫喊出这句话时,基尔伯特可以说是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最后他放下罗德的领子,在他额头落下了个吻就死拽着他的手往前走了,走路过程中可以说笑的跟个傻子一样,罗德他本来想一直抿着嘴的,但后来他也忍不住笑了,是那种真心实意的笑。

   ”你看吧,路德“费里西安诺笑得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贼兮兮的像只得了逞的猫摇着尾巴

    ”没想到这两位会是恋人“绿灯是时候亮了起来,雨像是被生生截住了一样收小了起来,路德的感叹不在费里西安诺意料之外,他也很想感慨,或许在看不到的地方会有像王耀所说的红线勾着吧,费里西安诺他不敢肯定,但他想所有敢爱的人都会幸福的。